全球资本大锅饭,地主们还能守住余粮吗?

作者:林琢 2017-08-01 专访

当地时间77日到8日,G20峰会在德国汉堡举行,全球最重要的20个经济体领导人会聚于此,围绕“塑造联动世界”的主题,就世界经济、贸易金融、气候变化等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从议题设置看,中国色彩愈发浓厚,由此可见,中国在深度全球化进程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机遇与变革背后面临的将是更大的艰难与考验。

前不久,A股首次被纳入MSCI的全球基准股指,A股四次叩关终成功,给今年下半场的表现开了好头,这正应对了中国此刻所处的关口,中国投资市场在深度全球化进程中也受到了足量的影响。中国A股加入MSCI会给中国投资市场带来哪些机遇和变革,我们又如何从实战的角度去应变?为答疑解惑,央证金研院旗下品牌节目《央证咖feel厅》专访了久兄长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曹耘硕。

嘉宾介绍:曹耘硕,上海理工大学金融数学毕业,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工程师,师承台湾期货资管教父吴启铭,历经5年禅修实证,践行大道之理。现任久兄长资产管理投资总监,拥有8年市场投资经验,专注国内外市场及策略研发,在期货资产管理(CTA)方面有深入研究。

问:MSCIA股纳入,具体有哪些更深层次的影响?

答:MSCI是美国著名的指数编制公司,全球有超过10万亿美元的资产是被动跟踪MSCI指数的,该指数有任何权重的变化,资金也要跟着变化。现在MSCI正式纳入中国A股,就会为A股引进中长期的流动性,据估算,短期会有百亿美元资金流入,长期会带来3000亿美元增量资金。巨量的资金流入必然带来发展和变革。

发展的机遇无非就是要考量天时和地利。天时就是时代背景,现在是最好的发展时代。地利,从行业的角度来说,无论什么样的实体企业都离不开金融。伴随巨量资金进入中国市场,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金融行业,而受益程度就取决于金融机构本身的业务属性。

私募行业是一个在最前线与风险打交道的行业,去年私募行业无论是规模还是产品数量都成倍增长,伴随这样的爆发式成长,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私募行业,了解私募行业,这有助于经理人和投资人之间建立互信和默契。有很多私募基金经理人努力在做研发,积极地与投资者交流互动,进行投资者教育,这是真心在为投资者着想,只有这样私募行业的口碑才会逐渐积累起来。

地利的另一个层面是金融中心的建设。个人认为除了上海,大连是沿海城市,地处环渤海经济带,以北是资源最丰富的东北三省,中国四大工业区有其二都环绕大连,它又是北方最大的商品交易所,大连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的芝加哥。

问:当前的A股市场,因MSCI的原因已经具备价值投资基础了吗?

答:投资机会和市场变革是分不开的。短期来说,根据海外经验,A股加入MSCI之后往往会有一波法人行情,以中国台湾和韩国为例,在加入MSCI当年,股市有六七成的涨幅。当然台湾和韩国纳入比例更高,我们初始纳入仅仅是5%,增量资金也只有百亿美元的规模,且正式流程要到明年年中才启动。但这只是明面上的资金,今年以来,沪港通和深港通一直保持着资金净流入,部分价值型股已经有两三成的涨幅,个别已经涨了六七成。我个人认为现在是长期投资股市的好机会。

首先,A股市场整体还处在比较低的水位,自然可以找到很多物美价廉的便宜货;其次,对普通投资者来说,目前国内投资渠道有限,房产投资受限,海外投资也受限,债券投资没有绝佳的选择;其三,去年人民币外流贬值,而后进行外汇管制,人民币有逐渐升值的潜力;其四,MSCI效应会带动眼球,把更多资金吸引到股市。综上所述,上半年价值股的回归只能算是开胃菜,下半年仍然是一个积极布局和寻找价值的好时机。

说到价值投资,我要分享一下我的实战经验。既然我们在跟风险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应变的弹性。我们在市场中,一旦钱投下去,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能掌控的只有手里的仓位,所以我们永远不会满仓,也不会空仓,要始终保持应变的弹性,这样即便我们没有巴菲特那样完美的商业模式,但同样能够把握主动权。我们就是用这种方式做价值投资,从去年成立阳光私募到现在1年时间,价值投资部分也有超过3成的收益,回撤不到5%

问:A股加入MSCI引发的市场变革还有哪些?

答:最大的变革就是市场从散户主导慢慢进化成法人市场。在股市赚钱无非是赚两种钱,要么是经济成长或者公司盈利的钱,这叫价值投资;要么就是赚对手的钱,也叫价格博弈,什么样的对手容易对付?当然是比较情绪化的散户。随着市场的逐步开放,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成为我们对手,而且大多是机构法人。站在外资的立场,会选择有投资价值的,流动性的资产,他们期望中国政府进一步开放市场,有更好的流动性,有配套的衍生品市场。外资机构往往追求绝对收益,所以需要各种衍生工具做对冲,他们会根据市场环境来决定风险敞口的大小,他们不怕市场下跌,期货做空照样赚钱,股价低了能买更多。面对这样的对手,大部分散户要么被淘汰出市场,要么回归价值投资,要么借助专业投资机构的力量,逐渐进化成法人的投资方式,股市就会回归他的本质,股市的本质就是投资者帮助企业主去分担企业经营中所遇到的风险,所以企业希望投资者长期投资,这样资金更稳定,能更好地去规划和利用资金,政府经常说的脱虚向实就是在讲这个。

当然每一种策略都有它的周期性和局限性,单一策略很难应对未来多变的市场。更何况伴随全球化的深入,市场参与者会更多样,所以过去的观念就需要更新。金钱本身是一种能量,和水很像,水往低处流,钱往利处流。全球化,换句话说就是金钱无界限,流动方式更复杂,全球范围内的参与者更多,变数更多,不确定性更多,很难预测具体的方向,唯一能做的就是应变。

问:我们如何更理性和专业地看到大类资产配置方式的作用?

答:根据威廉夏普的研究表明,一个成功的投资有85%的报酬归功于正确的资产配置,10%来自选股择时的技术,还有5%就要靠上帝保佑。所以我们做投资要把更多精力聚焦在资产配置,那如何资产配置呢?投资的本质就是比较,比谁的投资效率高,换言之就是同样风险下收益高,同样收益下风险小。马科维茨投资效率曲线告诉我们用低度相关的资产进行组合投资就会产生投资效率。风险就是波动,每一项资产本身都有一个正向期望以及固有的波动频率,而资产相关度低,把它组合在一起,两者的波动就会抵消一部分,总体期望没变,投资效率就提高了,如果完全负相关,波动就完全抵消就变成了套利。我们在股市上可以用分散投资来规避个别风险,把鸡蛋放到不同篮子里,形成股票组合。但是分散风险存在一个边际效率问题,就像一张桌子,你给它三只脚勉强站稳,四只脚能四平八稳,但给它更多只脚并不能更稳。所以在考量分散程度的时候,往往要结合投资人不同需求去再做进一步评估。个别风险用分散解决了,但那些篮子还在同一辆车上,还存在系统风险,所以需要在众多资产当中寻找和股票低相关度的资产,比如管理期货CTA,比如做对冲。2008年金融海啸的时候,只有股票放空和管理期货是呈现正报酬的,股票放空不能长期配置,期望是负的,管理期货可以。在实战中通过这种方式去资产配置,就可以获得更高的投资效率。

期货市场是零和市场,赚的是对手的钱,对手少了自然就不容易有好的表现,相反价值投资在这时就有非常好的表现,综合考虑就能获得一个稳健的投资收益,这就叫绝对收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国内投资人会越来越多地接触到绝对收益的概念。最后,不要害怕错过行情,只要你能活得够久,你就能获得财富重分配的机会。

从杭州到汉堡,中国的身影流转在世界的舞台上,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深度全球化将给中国投资带来更多的机遇,伴随其中的是更大的冲击,中国投资应对机遇与变革,唯有从容不迫,扬长避短,“不畏浮云遮望眼”,中国已在山巅。

           

感谢阅读,转载请注明来源:CCTV证券资讯频道金融研究院:
http://www.cctvresearch.com/article/detail-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