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河流还是守护石头,这是个问题

作者:林琢 2017-08-01 专访

本期嘉宾:

温莎资本首席分析师李浩

上海元量致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威

在前两期节目中,针对“中国投资市场到底有没有价值投资”这一议题,《央证咖feel厅》分别专访了北京高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陈继豪与九一金融投资官宋传胜,两位嘉宾各抒己见,为观众带来了精彩的观点和实用的指导,观众热议持续发酵,为更深入探讨这一课题,也给观众提供更多的投资参考,本期《央证咖feel厅》邀请温莎资本首席分析师李浩与上海元量致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威,针对这一议题进行深度对话与交流。

主持人:首先请两位从各自从业的角度,来谈一下价值投资有什么样独到的见解。

李浩:我们今天的价值投资主要是做主观加量化,风格偏逆向,通过在市场里面找寻被低估的冷门股,找寻它的价值回归进行套利。这里,我主要谈一下价值投资在军工应用的情况。年初很多人都认为今年是军工大年,我个人也不例外,所以四五月份惨烈的军工板块下跌让我印象格外深刻。这场军工板块股灾让我发现了一个异类,中航光电。

在大批军工股下跌超过30%的情况下,中航光电仅仅下跌不到10%,这家军工企业踏踏实实做事,产品质量过硬,军品民品都做得不错。但是,前些年大家投资军工股都是资产注入,并购重组,谁想象力大买谁,谁泡泡吹得大买谁,这种没有特别伟岸想象空间的军工股都被直接忽略,但事实证明,没有业绩支撑的概念股一片狼藉。

连军工这种有国企改革、军民融合国家战略支持,确定性大量体外资产注入,大军工集团利益捆绑的等等利好集中的板块,都在寻找业绩、寻找价值。单单依靠成长依靠概念,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想得到大家的认可真的越来越困难了。价值投资在中国一定是有效果的,这既是政府政策导向的结果,也是市场里所有人共同学习的结果。

主持人:李总还是比较坚定的一个价值投资的拥护者,现在请夏总来说一下您的观点。

夏威:我是做量化对冲投资的,量化投资从分类来看,是价值投资的一个兄弟分类或者是一个建筑,可以用很简单的几个词汇概括他们的差别。价值投资通常是看得准重仓,持有时间长,用的是绝对收益绝对价值这种分析理论,量化通常恰恰相反。股神巴菲特一生坚持实践长期投资的方法,赚了几百亿美元,其中巴菲特最成功的两个投资案例是可口可乐和吉列刀片。可口可乐投资13亿美元,至2003年底持有15年,盈利88亿美元,相当于把100美元增值到680美元。吉列公司投资6亿美元,至2003年底持有14年,盈利29亿美元,相当于把100美元增值到500美元。价值投资是一个深耕的过程,如果对比一下我曾经就职的量化CTA的教父级基金管理公司英国的元盛资本的业绩,从1997年四季度到2011年四季度,如果投资人持有该基金投资13年的话,元盛美元期货基金将100美元的净值增长到了820美元,对比巴菲特最成功的两个案例,还略胜一筹。元盛资本管理规模也不小,所辖各个基金总体管理规模超过了250亿美元,不输给伯克希尔的规模。各个流派都有长期连续稳定很成功的投资管理人,在管理大体量资金容量时,其最终投资结果殊途同归,都是我们财富增长登山的拐杖,关键是选择更熟练的方法。

主持人:两位专业角度来给我们聊一下,您觉得价值投资与量化投资,哪个会更适合我们普通的投资者?

李浩:我们做投资,主要有三种挣钱模式,挣低估的钱、挣成长的钱、挣情绪的钱。

挣低估的钱是指市场在某些情况下,某些企业会出现明显被低估的情况。比如2014年时,很多股票都被打到了一个非常低的位置,即便未来几年成长不及预期,它的现有价值都远超本身,股价一定具有比较强的安全边际。比如说白酒和家电,基本上是过去两年表现最好的板块。这种明显的低估是最容易把握的,但是需要耐心寻找,耐心等待。

挣成长的钱是指我们所投资的这些公司本身不断创造价值的能力。价值和成长一直是相辅相成的,确定性的成长就是价值。很多价值投资者说自己完全不在乎企业未来的成长,这种看法也是有局限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成长能带来的价值是比较难估计的。有的小成长股慢慢就变成了价值越来越高的大白马,而也有一些慢慢就变成了纯概念股,甚至最后ST了。区分真成长和伪成长,要依靠我们背后大量的调研学习,知识积累,深度挖掘。

以上两个层面其实都是价值投资的一部分,关注点都在企业价值,差别无非是现有价值和企业成长带来的未来价值。挣情绪的钱就相对而言不那么在意价值,他更多关注接力游戏中人们的情感究竟能被引爆到什么程度,但普通的投资者在这个领域与老江湖相抗衡非常困难,所以,我一直坚持价值投资才是普通投资者比较适合的一种投资方法。

夏威:我也讲讲我们挣钱的方法。就像投掷硬币一样,最关键的是要累积次数,这靠的是时间。给量化投资越多的时间,就越有利于中长期的收益,时间老人是我们朋友,也是李总的朋友,我们都是要靠时间来实现价值。

另外,有三个有意思的现象。第一,价值投资和量化投资,我更觉得是玉石经销商和玉石收藏家的关系,价值投资要眼光看得准,长时间收藏,就像孤独地守着一块可能是宝石的石头,而量化投资是经销商,我们几天倒一次,几月倒一手,这就是对流动性的渴望

第二,像铝这样一个东西,它曾经19世纪的时候出现在很多欧洲贵族的餐桌上,那个时候铝是很稀有的,比金更贵,后来生产力解放了,它的价格就一落千丈。所以情势变迁很重要,做价值投资中,一要很专业,二就是关注情势变迁。

第三,以前的企业,是凝结员工的时间成为财富,现在的企业不再光是凝结员工的时间,而是凝结客户的时间。比如说《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它的价值所在是大量用户把大量时间给了这个平台。这样时代性的转变,科技的进步,生存方式的变化,我相信会对价值投资构成非常大的挑战,这就是我的基本观点。


感谢阅读,转载请注明来源:CCTV证券资讯频道金融研究院:
http://www.cctvresearch.com/article/detail-186.html